谁去联谊?(1 / 2)

大家散了后,藤圣子又单独找北条系长说了几句什么。

松田阵平被安排到了一个临时的位置上,桌子上放了些临时纸杯和面巾纸,椅子应该是被不知道谁用剩下的,摇摇晃晃的不算稳,办公室里的气味虽然没有夏天那么难闻,但存在了一堆糙汉大叔的地方也不能指望好闻到哪儿去。

藤没有急着回交番所,而是几乎调到了这起案件所有的文档类资料,她已经不是搜查一系的成员,这里也没有了她的桌子,于是她坐在了松田对面的空位置上,熟练的指挥着山田武志给自己端茶递水,再搬来已经整理好的资料,就看了起来。

松田看着忙得团团转的山田,心想藤这家伙不会被人告职权骚扰吗?

分属在技术力和设备上有限,但依旧有专门的“实验室”供松田研究那堆炸弹残留物,只是地方简陋,速度可能没那么快罢了。

松田端起桌子上的一次性纸杯,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,准备出门去实验室了。

没想到在门口遇到了回来汇报的源和给藤买完便当回来的山田,两人看起来很累——但山田已经记着源和松田之间不妙的气氛,于是他还是硬着头皮和松田聊了几句案子的事情。

然后为了缓和紧绷的气氛(他真的不擅长这种感觉),自以为机灵的对松田说,“喂,这个案子结束后,和我们一起去联谊吧?”

没等松田有什么反应,一脸疲态的源突然活了过来,“不要!和这种池面一起的话,妹子们谁还选我啊!!”

“呃……可是有松田的话,应该也更容易约到妹子来吧……”

“话是这么说……”

“你也要联谊?”松田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句,是对着源说的。

“啊?对、对啊。”源有些摸不着头脑,但面前的男人一张扑克脸偏偏还带着墨镜,实在看不出端倪,转念一想,又笑了开,“警察这种kuso一样的工作啊,就算英俊坚强如我~ 也需要找妹子们做心灵的慰藉啊!”

他拿手比成√的形状,托着自己的下巴,笑得一脸自得。

松田没说话,盯了他两秒,“嗯,辛苦了。”

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哪怕厚脸皮如源诚二,也被盯得发毛,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了副表情,拿食指挠了挠自己的下巴,自言自语,“有意思……”

松田工作起来一贯没日没夜的,也习惯了在警署睡,熬了两天后,从实验室出来时已经是十一点半左右,办公室已经没人了——除了藤,她竟然还在那儿翻着资料。

还有几个购物纸袋放在了他的位置上。

“喂,这什么东西。”松田把纸袋提起来扔桌子上。

“你出来了。”藤从自己的思绪中抬头,“这个啊。”

她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,满脸疲惫,“衣服,我猜你没带什么常服来,晚饭的时候去买的,应该是你的尺寸。”

“我不——”

“你总不能穿成现在这样去学园祭,墨镜也得摘了,”她不耐烦的皱眉摆手,“我们是去装路人的,就算做不到低调,也不要穿得太扎眼。”

“……真麻烦。”松田不满,也懒得争辩自己一身西装而已、怎么扎眼了,他把座椅椅背放平,整个人躺了上去。

藤这家伙怎么还不走啊,难道要和他一起在办公室过夜不成?

吊灯有点亮,他抬手放在了自己眼睛上方挡光。

“你有那么不想和我一组吗?”他突然开口。

藤好一会儿没有回答,久到松田以为她要装作没听见了。

“呵……”藤轻笑了一声,那边传来了纸张击打桌面的声音,应该是她在整理文件,声音有些故作轻松的反问,“你应该更不想和我一组才对吧?”

松田没有说话,修长的手指下面露出一角拧起的眉毛,他刚想说什么,就被藤打断了。

“你别多想,钱是跟北条系长确认过、能报销的。”她收起自己的东西,拎起放在椅背上的大衣,“警察宿舍有留你的房间,钥匙在这儿。”

黑色微卷的长发拂过松田的上空,留下一片柔软的阴影,“啪嗒”,应该是钥匙被放到了桌子上。

“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女子大步流星,头也不回。

松田拿下遮在脸上的手,转动眼珠去看她,只看到一个出门前的背影。

这才发现她已经换下了那身交番所的制服,一件挺阔的米色风衣,九分直筒牛仔裤,黑色牛皮短靴,她走得很快,长及腰间的头发被甩动起来,留下一个潇洒的弧度。

联谊啊。

为什么那个男人会需要联谊呢?

他在脑海里飞快的过着各自猜想,一种小小的、连自己都很难察觉的火种,正在各种猜想之间悄悄地亮了起来。

他们第一次见面时,也是联谊呢,松田不自觉地想到,当年他就在看她的头发,只是那会儿还没这么长罢了。

七年前。

刚刚毕业不久的降谷零、诸伏景光、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还未完全脱去学生的稚气,但不得不承认四人的卖相还是不错的,工作上也很受领导的看重——就是都是单身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