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(1 / 2)

作者有话要说:
开新文啦,第一次写穿书,希望宝子们多多支持哇,就算不喜欢,可不可以先不要取消收藏呀,不然第一个榜单都上不去呜呜呜,拜谢了~

大家520快乐~


‘啪!’

姜晚宁的脸被打肿,牙龈渗出血,她差点背过气。

“贱人!你还敢逃跑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”

耳边传来一道暴怒的中年男声。

“老爷算了,晚宁她只是不想嫁给那个……你就别打她了。”

女人声音温柔,看似在劝说,实则引起了男人更大的怒火,抬脚便是往摇晃的少女身上踹出一脚,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她不嫁也得嫁!”

姜晚宁耳边一阵嘈杂,她不悦地睁开沉重的眼皮,眼前出现两个朦胧黑影。

她挣扎着从地上站起,身体晃了晃,却因为男人的这一脚,又摔了下去。

后脑勺重重的落地,让她吃痛的闷哼了一声。

这不是她的身体!

作为一个现代医生,她非常注重保养锻炼,身体素质一直非常好,绝不会虚弱到连一脚都避不开的地步!

“姜晚宁,这门婚事定下了,两天后楚王花轿来府上,你就算是死,也要上了花轿再死!”

男人语气冷漠,一双浑浊且精明的老眼紧紧地盯着她。

姜晚宁?

一股陌生的记忆突然涌入大脑,令她心头一震。

她好像……穿书了?

姜晚宁,正是她临睡前看的那本小说《替嫁承欢:残疾王爷爱上我》里面跟她同名同姓的女配角。

原主本是姜家嫡女,后妾室上位,将她母亲贬为姨娘,由此她也成了姜家最不受宠的庶女。

偏偏母亲早逝,在府中一整个爹不疼娘不爱,浑浑噩噩过了十余载,本来还有个她娘亲在世时,为她和当朝三皇子结下的好婚事。

可谁知,就在大婚前夕,却被她撞破自家未婚夫婿和妹妹苟且之事。

而更倒霉的是,就在前几日,圣上下旨,要求姜家嫁女当朝楚王楚墨辰,本该是她妹妹姜晚燕嫁过去的。

可据闻那楚王,不仅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还是个喜怒无常,常生噬人肉喝人血,以杀人取乐的性子。

但凡是嫁过去的王妃,皆是没有活过三天的。

姜晚燕是姜家千娇万宠长大的心尖尖,自然是不愿意的,于是将主意打到了原主身上。

原主虽平日胆小怕事,但却也罕见的鼓足勇气提出:“我不嫁!”

这话引起轩然大波,更有了今日她被毒打这幕。

可没想到,这一遭打,原主居然就一命呜呼了,而自己则莫名其妙穿越到了这个原主身上来。

姜晚宁满腹无语的同时,也只能暂时先平复心情接受这个事实,而那边,主母苏雪已是拿起帕子小声啜泣,悲伤的抹泪了。

“老爷,晚宁是一时魔怔了,只那婚事乃皇上亲赐,若她违抗不从,我们姜家必定受到牵连,到时候姜家一百多人满门抄斩……”

姜晚宁清楚自己的处境后,嘴角弯起冷漠的嘲讽。

很好,用整个姜家人命来压她,苏雪不愧是常年浸淫在后宅的女人。

“她敢!”姜重山脸色霎时变得阴沉可怖,“来人,将姜晚宁关起来,成亲前,没我命令不许她踏出房门半步!”

姜晚宁还没反应过来,便有人上来拖着她往外走。

被拖出门的前一刻,她下意识抬头扫了眼,正好看见自己这个便宜父亲的脸。

这张脸上,带着丝如毒蛇般阴郁的算计。

同时,她还注意到一些异样,眼中升起丝讶异,不由玩味儿的勾了勾唇。

随后,她被人丢到了柴房,严加看守了起来。

柴房简略静谧,姜晚宁终于有时间慢慢梳理一切。

脑中梳理着这里的一切,手搭上了自己手腕开始诊断。

片刻之后,姜晚宁的脸色发冷,眯起眸子。

“姜家的人果真恶毒,竟下毒暗害她一个不受宠的小庶女!”

这种罕见的慢性毒药,下了至少有十年!

若不是她乃二十一世纪有名的医中圣手,也未必能发现。

也难怪,原主这小身板被一顿打就没了小命,好似就连在原文里面,原主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炮灰,只是其中的一条支线,嫁给楚王后,也是没多久就死翘翘了。

现在看来,这其中多半就有苏雪之功。

“姐姐你没事吧?”

正暗忖该如何解毒时,忽的,一道娇柔的声音传来。

姜晚宁立刻警觉地看向门口,看着和苏雪面容有五分相似的少女进来,往后退了一步,眸色冰冷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“姐姐还在怪我吗?”

姜晚燕脸色微僵,她委屈开口:“姐姐还在想着三皇子吗?可只有楚王才是最适合姐姐的人选呢。”

看着姜晚宁冷冷的看着自己,没有以往的哭天抹泪,姜晚燕有些诧异。

她眼眸微眯,敛去眼底恶意,脸上依旧是伤心委屈:“虽然楚王双腿残疾,但你的生辰八字正好匹对楚王,如果你嫁过去,也许楚